NEWS.

从王石事件谈开去:航天技术民用与资本,该怎样牵手?

2016-07-05

          切入这个话题前,我想先讲业内最近的三个事情,或者说是三个故事。

  首先是一位企业老总曾在公开会议上慷慨激昂地说:"当在座的各位,和我一样,怀抱全部的热情并用尽自己的家底起步时,当我们打下基础面临突破并也许会成为耀眼的新星的时,资本对我们视而不见。现在,我们走过了艰难期,有了成绩,资本倒是全都不请自来了!轮到我们进行最佳合作伙伴的挑选了!但,我今天要在这里倡导的是,我们自己团结起来!我们不仅仅在业务上互相帮扶,我们联合起来,打造产业链,进一步强大!到时候,我们还可以自己组建资金盘子!让我们对资本,也来个视而不见!"

undefined

从王石事件谈开去:航天技术民用与资本,该怎样牵手?/图 来源网络

  另一个企业的创始人,则是在创业半途中成功的引入了投资,不过这位带着钱进来的天使投资人,不但要求第一年就收回投资,还要求企业实现当年30%的回报率。创始人坚持,一家设备研制企业是做不到这种回报率的,投资人就开始采取行动,企图插手企业运营,架空初创团队。本来就诸事缠身的创始人及其团队,更多的精力,不得不分散到内斗。

  另外一个企业的创始人,不仅仅引进了天使投资,也引进了风投。据他介绍,风投的确帮助梳理了很好的企业发展概念及商业模式,但,他们的想法是,包装后,快速地扩大企业估值,然后卖出去!踌躇满志的他,不得不“打道回府”,去直面企业内部这些尴尬和紧张局面。这位创始人唏嘘不止:“归根结底,还是变现……有时候想,资本是不是都过于聪明了。”

  类似的故事在其他行业中轻轻松松可以找出不少,也轻轻松松可以编成一本厚厚的集子。今天之所以拿出来讲,主要是因为最近刷屏朋友圈的万科事件。

  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的去与留,是近日经济界最大的话题。而其中涉及的主要核心话题是资本与创始团队的相处问题。这本身并不是一个新话题,在卫星应用及其关联行业里,在航天技术民用的企业、尤其是民营企业当中,因为资本的急功近利而导致的矛盾,一点都不比地产界少。只不过因为万科和王石的知名度让这个话题受到了空前的关注。

  拿出来讲的另外一个原因,是考虑到不仅仅王石,还有更多的中国民营企业,尤其是在航天技术民用的探索之路上尚且脆弱的、那些成长中的企业,禁不起这样的折腾。各种类似事件,会让更多的创始人失去激情和动力,而没有好项目可投的资本,也无法发挥应有的杠杆作用;整个投资环境和产业环境被影响被破坏……这些会直接或间接导致军民融合的进程无法顺利推进,甚至可以说会影响到最终的国民经济总产值。

  那么,航天技术的民用与资本,到底该如何牵手呢?

  航天技术的民用,更多的是属于制造或服务业,也就是我们常提的实业。实业有其自身的运行规律,任何一种产品或服务从研发启动到上市盈利,都要经过相当长的周期,这其中还没有谈及国家为突破基本技术而投入的巨大资源。

  在今天的商业航天领域当中,许多创业者是带着单项技术甚至设想踏上征途的,不给予他们足够的培育期,产品和服务是拿不出的。急功近利的资本如果因此而HOLD不住,不耐烦就插手经营,甚至变更人事,可能会就此毁掉一个有前途的企业。同时,也损失了真正的增长率和长期回报率。可以回顾一下,苹果当年赶走乔布斯,之后发生了什么呢?

  中国的资本如果集体都是这样,采取“摘桃子”或者“杀鸡取卵”的态度,就会让许多创始人及拟创业者们,心灰意冷。这不但是对行业的伤害,也会导致整个国家失去建设强大产业的机会。同时,更加值得引起重视的是,国家正在提倡“双创”,鼓励更多有能力、有才华、有技术、有想法、有专利的优秀人才进入市场,开创事业、壮大行业、发展经济。资本的这种玩法,多少会让很多创始人,望而却步。

  如果谈让投资人带着梦想进入航天技术民用市场,可以说,这个有点太理想化,尤其是近阶段。但,投资人,至少应该尊重市场基本的发展轨迹和规律,比如最基本的,就是必须要有一定的耐力和韧劲去接受市场该有的周期。

  或许有人会说,资本所要求的是互联网成长速度,君不见电商的成长一日千里?而实际上,说这个话的人,心中也清楚地知道,无论马云还是刘强东,在取得高速增长之前,都经历了相当不短的探索期和研发期,只是人们更愿意假装不记得或者看不见,并只盯着他们成功后的这段神话般的成绩而已。

  各行各业都谈对标,那我们可以让中国的整个资本市场,对标一下国外的资本。巴菲特、比尔·盖茨、谷歌领导层以及马斯克本人……都高度重视对技术企业的投资,因为只有新的、突破性的技术,才能带来生产力的突飞猛进,才能带来产业的变革。

  好。我们就先不说对标国外这些资本同行,我们来对比一下私人财富拥有者马斯克和毕索斯。作为私人财富拥有者,马斯克和毕索斯,为众多投资人做出了很好的榜样。他们的个人财产,不是去买各种豪车买各种别墅,他们是勇敢的去开创,哪怕面对N次的失败。而这正是那本《从0到1》一书的核心价值观:创造蓝海。今天,他们的个人资产,远远超过很多家资本的总和。中国的整个资本市场,可以说应该惭愧,尤其要惭愧于自己的小农意识(比如,游资爆炒大蒜的场景)。

  在这里,我们还要提及另外两个人,中国的资本大佬们,可以继续找找其中的各种差距。

  霍华德·休斯,这位出身豪门的公子哥儿,有着成功的电影公司,但他更高远的梦想在天空之上,他拍电影只是为了赚钱造飞机!在他27岁那年,他成立了飞机公司。同时,为了证明自己,休斯不惜亲自试飞,其中一次,几乎在事故中送命。到了上世纪60年代,在这一领域也功成名就的休斯开始向更高的宇宙进军,把亚瑟·克拉克的梦想——通信卫星——变成了现实,也开创了商业卫星通信广播这个年产值上千亿美元的市场,成为世界主要航天制造商追随的目标。然后休斯研制了世界上第一个登月探测器“勘测者”号,研制了“伽利略”探测器。当霍华德·休斯在1971年去世以后,他留下的庞大企业集团继续保持着创新的锐气。这个企业还开创了卫星电视直播事业,是世界上最大的VSAT设备制造商。时至今日,休斯的名字在世界商业航天市场上,依然举足轻重。这就是一个手持自有资本的睿智者达成的人生业绩。

  另外一个,看起来,也是非常土豪。这就是充气式太空舱的老板罗伯特·比格罗。当他第一次赢得NASA商业航天合同的时候,国外航天媒体特意为新闻报道配用了一张比格罗身穿沙滩装的照片。然而这位坐拥连锁酒店的亿万富翁在12岁那一年就立志要实现太空梦。虽然他数学成绩不好,但对于航天的梦想一直留存在心中。直到1998年,他创立公司,雇佣了被NASA扫地出门的充气式太空舱设计师威廉姆·施耐德,向着梦想前进了一大步。

  我们在这里要注意他的故事所涉及的几个数字,从公司成立到2006年第一个充气式太空舱“精灵一号”发射,用了整整8年,到2016年“比格罗可扩展活动舱”对接国际空间站,过去了18年。而到目前为止,比格罗在宇航事业上还是赔钱的。坚守了几十年的梦想、持续了18年的投入,这绝不是玩票,而是真正的决心和热忱。

  我们的资本持有者们或许离霍华德·休斯还有很大距离,比格罗所作的事情,更是不会干也不敢干。回头想想,当年张朝阳、马云等人刚刚带着梦想归国的时候,有多少投资人认识到了他们的潜力呢?当第一轮互联网风潮陷入低谷的时候,有多少资本就此赶紧逃离?最终,新浪、搜狐、淘宝乃至京东,为什么都纷纷去了美国上市?国内的资本市场,是不是应该很好地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与文化?我们的资本拥有者们,除了快速变现,是否再直面一下当年果断投资马云、张朝阳等互联网大腕的国际资本,可以开始学习这些国际资本值得学习的文化和投资理念?如果当年你们有超越10年或哪怕5年的前瞻性,这些现在成绩斐然的企业,是不是都应该属于我们中国的本土,属于你们?

  历史上,很多的进步,无一不和重要时间节点某一个重大事件,密切相关并因此而推动或改变。

  再回到万科事件,再回到王石。正在转型和飞速发展的中国,其中最宝贵的财富,就是这些开拓性的、甚至是有情怀的企业家。他们不仅仅影响了各个行业,也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中国现代经济,尤其是民营经济很大的一片天地,并为中国提供了将近80%的城镇就业岗位。

  中国需要更多这样的创始人和企业家。保护好他们,让这个群体越来越庞大,中国的经济才能越来越充满活力。也许,供给侧改革中,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与环节。

  他们是任正非、刘强东、马云……,他们中,还有:王石。


返回顶部